2015-10-20 薛蓉【這麼近卻那麼遠 馬尼拉教給我的一堂課】

  • 2015-10-20
  • Admin Admin

抵達馬尼拉時,我心想:「哇,這就是我在旅遊節目上看到的東南亞!」許多裝飾得繽紛多采的巴士在街道穿梭,路上有不少造型特別的馬車與人力車。驚喜只維持了短短片刻,我對市區呈現出的落差感到詫異:繁華城市裡,隨處可見流落街頭的人。漂亮的高樓大廈背後擠滿一幢幢破爛的鐵皮屋,我打量了好久,翻騰的心冷卻了下來,這就是教科書上說的「貧民窟」吧。

馬尼拉的治安及交通很糟糕,出門要提防扒手,時時刻刻留意沒有紅綠燈管制的混亂車陣。儘管市容不佳,菲律賓人對觀光客熱情而友善,他們愛笑愛唱歌,天生擁有副好歌喉,樂於分享美食。服務生工作勤奮,他們會說著流利的英文問候你。

多數菲律賓人一天的工資僅4百到5百披索,大約新台幣350元,但物價卻不低。為求溫飽,他們發展出了「鹹、甜、酸」的重口味飲食,以少量菜配大量的飯,簡單解決三餐。生活困苦,他們更懂得把握當下,快樂踏實度過每一天。

實習生活好熱鬧
抵達馬尼拉的第二天,我們來到菲律賓的非政府組織「Anfrel」旗下名為「Iper」的分支機構,這是接下來3個禮拜的實習單位。「Iper」辦公室位於大學附近的巷弄中,交通順暢、環境舒適。Iper是一棟樸素的綠色民宅,外牆是斑駁脫落的綠色油漆和鏽蝕。推開門後,映入眼簾是另一番風貌,乾淨而略顯狹小的辦公空間,整齊陳列了文獻資料和政治研究。

我們工作的內容是協助一位研究人員Agee蒐集菲律賓81個省份的資料,交由他整理分析。研究分兩個大項:政治和農礦業問題。蒐集資料就像為自己密集補習,大量閱讀綠色和平組織和各媒體新聞,甚至民間團體釋出的資訊,幫助我們在短時間內了解菲律賓的文化背景和發展狀況。

菲律賓政治的貪腐問題和武裝衝突嚴重,網路發達,網民成了監督政府的第三勢力,貪污問題慢慢獲得改善。因為菲律賓種植香蕉等經濟作物,糧食作物依賴外國進口。近年政府鼓吹種植基因改造作物,造成人民反彈。此外,礦業的興盛除了帶來童工、汙染、土石崩塌等問題,也導致農業用水不足,蔬菜作物的種植更顯得困難,不僅在菲律賓餐點中少有蔬菜,比起台灣,價格更是昂貴許多。

除了靜態的辦公室作業以外,Iper的工作人員也帶我們去了好幾個戶外的參訪行程。拜訪人權推廣組織CHR(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)的主席Chito Gascon、參加地方的問政大會、參訪菲律賓國會等。Chito Gascon告訴我們,推動人權最大的阻力在於政府各部門的知覺度和合作不足,民眾對於自身權益也不了解。

實際參與當地事務,讓我覺得自己融入了菲律賓的社會。我很佩服在菲律賓促進改革的人士,他們用著各自的方式改善社會,扮演監督政府的重要角色,也替人民謀取權利、伸張正義。

Baguio(碧瑤)風光中思索國際發展
實習的最後三天,我們到了菲律賓人的避暑勝地—碧瑤。做報告的最後統整。碧瑤位於海拔約1500公尺的台地上,距離我們居住的奎松市約有六個小時車程。為了趕早,天還沒亮我們就在朦朧的月光下出發了。令人意外的是,有意趁著夜色前往觀光勝地的人也不在少數,許多父母早就準備周全,上了車便找個好位置把毯子鋪著,讓孩子和自己能在車上好好休息。我們則一點也不習慣客運上大音量的吵雜音樂聲,一路上睡得十分不安穩,索性一邊欣賞著沿途的風景,一邊聊天度過這六個小時。

到達了當地以後,我才後悔自己沒有帶足夠的衣服,我低估了這裡的氣候溫度。碧瑤大約只有15到18度,飯店甚至不需加裝冷氣便有滿滿的涼意。 這裡除了是著名的觀光勝地以外,也曾經是個礦區,因此居住人口眾多,山坡上密密麻麻地蓋滿了小屋子,也形成了一種特別的景觀。

Iper的員工相當親切健談,做起事來也格外輕鬆。他們有些是大學的教職人員,有些來自選務機構,但都同樣對於推動政治的公開自由有相當大的熱誠。每年的這個時候,是組織統整資料的時間,遠在各省分的他們就會馬不停蹄地從各地趕來,交流彼此一整年的見聞和收穫,並且在工作完成後一同在碧瑤慶祝。

很可惜的,在前兩天的行程中,碧瑤一直下著大雨,我們只好關在飯店中繼續工作,直到第三天才有機會到戶外走馬看花。我們參觀了礦址公園,買了當地許多令人玩味的小紀念品,也品嘗了碧瑤附近產銷合作班生產的果醬,雖然有些不捨,卻也結束了這個短暫而使人留戀的假期。

臨走之前,我們和所有Iper的員工分享了這三週來的心得感想,在出國之前我一直覺得這是一次很長的體驗,但當實習結束的日子慢慢的逼近時,我才發現三個禮拜的時間遠遠不足以讓我們充分了解菲律賓社會。

菲律賓的改革之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。至今仍然有許多團體在社會正義的目標上努力。同樣為亞洲國家,相對起來發展比較成功的我們也應該思考,台灣的發展經驗能否應用在菲律賓上,而我們又能用何種方式為其他國家的發展不均問題提供支援。

海外一千公里的旅程
從一開始想家,到後來不想回家,我深深迷戀上了這片土地。在菲律賓的一路上,有驚嘆、有佩服,也有不捨。我驚嘆這裡的國際化與豐富的人文色彩,佩服他們親切又高水準的服務態度,卻也不捨這裡的人民明明認真工作,卻不能擁有等值的生活水準。

擔任志工對我來說是一種學習。從種種現象中發想,是否我們國家的產業轉移為其他國家帶來負面影響,是否我們也走過同樣艱辛的路?我學著用自己的眼睛,觀察在同樣的世界潮流下各個國家因應的對策和改變,不僅藉由台灣的思維思考,也代入外國的角度釐清。我們除了珍惜台灣,行有餘力也應放眼世界,共創美好的未來。

來菲律賓是我第一次出國,在這之前,我對東南亞國家抱有未知的恐懼和成見。現在我學會欣賞不同文化的美,在不懂得尊重以前,我沒有資格說自己有國際化的觀念。我希望以後不論到什麼地方,遇見了什麼樣的人,都能用最真誠的態度面對,也希望當下次遇見東南亞的可愛訪客時,能夠勇敢大聲說聲:「嗨!」


文章來源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1676

This is an image

This is an image